唐菜怎么做最好吃天津“唐菜”传说

自动草稿

天津卫老鼓楼

说起这个黄叶韭,老天津卫也叫“唐菜”。老年间黄韭、铁雀(qiao)儿、银鱼、紫蟹并称天津“冬季四珍”。过去和现在不一样,物资不丰富。过去冬天有黄韭是奇事儿,这里据说还有个传说。

清朝同治年间,天津卫城西芥园地,有个种唐花倍儿有名的老花农,人送外号“唐花大王”。他有个闺女,爷俩儿靠养花种菜为生。每年天冷了,菜没嘛种的,主要是靠养花赚嚼谷。咱说这个唐花也叫堂花,就是在暖窖地下挖炊灶,窖外面儿灶里烧柴禾,还得加粪肥、草灰、硫磺…控制温度水气让花早开,卖给阔家主摆屋里观赏。

有一回,京城钦差来天津,正好是大冬天,咱这地方官府接着信儿,赶紧派人往芥园一带弄花,为了给钦差布置住所。(马屁必须拍,不拍就挨拍)。去的几个当差的,就看“唐花大王”家的花好,要说这是好事儿,可是他们用花不给钱,强抢白拿…!花窖一抢而空!这一下可把父女俩急坏了,等于一冬白干,没花就没钱,没钱就没饭,急的直冒白毛汗!闺女坐地上直哭,老农也抹眼泪儿,突然一扭头,发现花窖角落有一堆粪肥上长了一层东西。

自动草稿

黄叶韭~韭黄

草又不是草,枝也不像枝,一撮撮小黄叶?走过去蹲下身儿细看,这不是韭菜吗?可韭菜是绿的啊?掐个叶下来一嚼,还真好,比韭菜还鲜,味儿还揉合。嘿嘿~您说介上哪说理去?这不拿鱼了吗[呲牙]闺女过来也尝了一口,眼珠儿一转想起来了。原来天热时他们种过韭菜,种完了之后,把剩下的肥土肥料就垫了花窖了。可能是土里有韭菜籽,加上花窖暖和,又有粪肥、硫磺、草灰,没准儿这黄韭菜是熏出来的!这可太好了,天无绝人之路。爷俩儿照方抓药种起黄韭了。

这东西跟草一样,长的快,长到差不多了。爷俩儿就割下来往外卖。但是产量不高,都是打成小捆儿闺女放篮子里卖。当时这可是新鲜物儿,闺女每回提篮叫卖都围一帮人。老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天又碰上抢花那当差的了,他也出来买新鲜菜,过来一看,嚯~这可够了新鲜了,介是嘛呢?别管是嘛,我先得着吧!把围观的都哄走了,非说人家闺女拿这菜,本地没有来路不明,不仅要没收菜,还得把这闺女逮起来!说着就要动手儿,正在此时,旁边儿卖白菜的小伙子挺身而出,扁担轮起来开打了…您看这当差的平时欺负人时厉害,真碰上厉害的也哭!围观的好心群众再一起哄,小伙子趁乱拉着姑娘就跑,问明白住处,直接就送回家了。一进门吓了老花农一跳,心想,卖菜怎么还带回来个小伙子?一细问才知道经过,俩人闯祸了!赶紧去花窖把黄韭都铲了,回过头才想起问小伙子哪里人,原来这小伙子住的离芥园不远,家里就自己孤身一人,也是种菜为生。老农心想,事情来的急,没法细分析,不过这小伙子能见义勇为人品没得说,别耽误时间,万一当差的找来,闺女和他都得抓走。进去了可就没好了,常言道:“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想到此,老头儿说:“这样吧,我闺女也算跟你有缘,你带她走吧,照顾好她我就放心了”。

话音刚落,门口娃娃三虎跑来了,说:“有一队当差的往咱芥园这边来了”。仨人一听可慌了,闺女含泪跪拜老爹,老农又嘱咐几句小伙子,俩人急急的就跑了。

长话短说,这俩人一跑,为了安全就离开了天津。小伙子本身会种菜,姑娘又把养花的手艺和种黄叶韭的方法教给了他。俩人在外面日子过的不错,还把手艺教给了当地人。时间如水眨眼几年,种黄韭的手艺越传越广,有意思的是,又传回了天津。因为自从他们出事跑了,老花农就没种过黄叶韭!天津市面也再没见过,这一年老花农在津门市面上见着黄韭了,老头儿看着黄韭,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因为他知道,官府没抓到他们,而且他们很安全,生活也很好。

据说后来又过了很多年,小伙子和姑娘回到了天津,可惜“唐花大王”已经不在了。

养生资源交流群,学习当下最时尚的养生方法,添加 微信:1670341237  备注:69养生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75971625@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75971625.com/9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