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肛门(闲话溜沟子)

溜沟子的说法是一句方言,“翻译”成普通话应该跟“拍马屁”意思差不多,都是对用言语和行为伺候别人舒服这样一件事情的描述。我不知道就方言而言,用哪三个字才能准确表达其意,在“搜狗”里找到的三个字是“留勾子”,但思来想去,觉得应该在前两个字旁各加上三点水,理由是“溜沟子”经常与言简意赅的“舔屁眼”一词依附在一起。方言里“屁眼”和“沟子”均指的是人体上的一个部位,“溜”字和“舔”字描述的都是顺着某个方位安抚的一种行为,那么“溜沟子”和“拍马屁”所涵盖的意思肯定差不多;既然是差不多的意思,那么没有水,“溜”的人感觉不顺畅,“沟子”也会觉得干涩不爽,有可能还会生气。“沟子”生气了,那“溜沟子”的人岂不功亏一篑了吗?所以,出于人道,还是给点水,滋润一下为好。

“溜沟子”的现象由来已久,毫不含糊地说,已经形成一种文化了。李宗吾的《厚黑学》、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等书籍都或旁敲、或侧击地或多或少对这一文化现象进行了揭露和抨击。要说的是,在这种文化的滋养下,历史上涌现出一大批谙熟“溜沟子”的能人,秦朝“指鹿为马”的赵高唐朝故弄玄虚“只知陛下,不知太子”的安禄山、三国时期善于“趋红踩黑”的诸葛恪、明朝“凡鱼不敢朝天子,万岁君王只钓龙”的解缙,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专攻“下三路”的教头,被后人和当下一些热衷于此行当的“有识之士”奉若祖宗。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中国历史上的“溜沟子王”应当非和珅莫属,其实不然,他最多是个亚军。真正的“溜沟子王”应当首推林彪。撇开战争年代他对中国革命的贡献,现在想来建国后,他除了生病,只干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溜沟子”。我们不否认他是一个天才的军事家的同时,还得承认他是一个用玩文字游戏“溜沟子、舔屁眼”的大家,什么“一句顶一万句”“对领袖的话,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要在执行中加深理解”等言论和“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的滑稽行为,生硬扰乱了国人的视听,也为那场灾难火上浇了不少油。进入商品经济时代后,这一现象有所扩容,手段和技巧都上了一个新台阶,各种手段令古人汗颜,超越“先贤”者层出不穷、不胜枚举,但在那个时候,好像一直没有激起人们的深恶痛绝。时间不能倒流,说也无用。在此,我只想说,时至今日“溜沟子”文化依然存在,对社会发展进程的阻碍仍然不可小觑。

现实中之所以会出现“溜沟子”现象,愚以为个中缘由难逃动物界“丛林法则”的解释,只不过手段绵软了点。大千世界里,物质和精神资源的有限性催生了这一现象,而芸芸众生中,人性的贪婪又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溜沟子”人的特征虽然不一而终,但梳理一下,不外乎以下这些。其一是嗅觉灵敏,说他们嗅觉灵敏其实是说他们注意力专注。他们睡觉时想着“沟子”的所好,“蒸煮、清炖、油炸、红烧”的料,早已准备就绪;走路时耳聪目明,一旦发觉有心仪的“屁股眼”露出,就会跑步上前,伸出长长的利器——舌头,旁若无人地舔起来。其二是脸厚,或者说不要脸,不要脸自然就是没有人的基本尊严,只要能达到“舔”的目的,面对“沟子”,他们可以“正话反说”“颠倒黑白”“割股啖君”,全然不顾别人的鄙视和声讨。其三是德不配位、技不如人,当了一点芝麻官,完全不是靠能力,也许他们上过大学,进庙堂镀过金,但肯定是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照抄的作业,就对老师低三下四过;进庙堂也没有走正门,爬狗洞或下水道进去的可能性极大。其四是内心极度脆弱,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往往是内心空虚、胸无点墨,依赖感极强,好比一个夜行的孩子,特别需要拽着大人的一只手。其五是信奉为上欺下的处世信条,他们心目中只有“沟子”,没有事业,毫不顾忌同事和下属的感受,为了达到“舔”的目的,宁可出卖任何人;若“沟子”喜欢膻味,面对一张完好无缺的羊皮,可以毫不顾忌地咬上一口,屁颠屁颠地送上。其六是没有原则,这样的人唯“沟子”马首是瞻,一切原则乃至社会规则都会被他们用来做“舔”的垫脚石。其七是心理阴暗,这类人深谙并能娴熟运用“夹着尾巴做人”的逻辑,脸上和嘴里最善于表达温柔;从来不放屁,屁都憋成饱嗝放走了;天生舌头与众不同,别人的舌头主要用途是用来感知味觉、发声的,他们的舌头主要用途是“舔”,而且功夫相当了得。

“溜沟子”手段虽然庞杂,有厚着脸皮的,有剑走偏锋的,有呕心沥血不得其法而铤而走险的……手法虽然有异,但整体而言不外乎为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物质性的当属往“沟子”里送金钱和美女,精神性的无非就是替“沟子”吹捧,奉“沟子”的话为圣旨,为“沟子”填坑,替“沟子”躺枪等。

“溜沟子”现象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就是扰乱了公平公正原则,败坏了社会风气;其次是在物质和精神“糖衣炮弹”的攻击下,扭曲了只用“沟子”排泄、原本正直的灵魂。这些年来倒下的高官中,不乏能力超强、人品正直的人,他们遭遇“滑铁卢”,应该说那些“溜沟子”战士“功不可没”。所以说,让“溜沟子”人大行其道,最终危害的集体利益和国家利益,对社会造成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溜沟子”是一门学问,但并不深奥,满篇充斥着一个“贱”字,只要你狠下心,把自己“贱”到底,无需尊严、不论道德、抛弃做人的底线,无需挑灯夜战、斗室苦攻,便可以成为一个专家。当然,出名大小,却不在你,完全取决于“沟子”的级别,有人溜了一辈子“沟子”,最后只浪得一个弹丸小地“溜沟子”名人的名气,实在是一生的悲哀。

纵观历史,“溜沟子”人都没有好下场,因为虚情假意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当群众看在眼里的时候,他们就会变成为人不齿的“痰盂”,被唾沫星子和带着块状的浓痰压翻,是迟早的事;当被“溜”的智者看出端倪后,很有可能会被弃之若浮烟,甚至嗤之以鼻;当然,也有可能遇到的是欲罢不能的被“溜”者——肯定是那种不怕死的家伙,那最后的结局往往是“树倒猢狲散”,谴责和忏悔会伴他走进坟墓。

在今天正本清源的社会背景下,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溜沟子”现象是社会的雀斑、牛皮癣。危害性相当于软腐败。这种不见“硬货”的腐败,侵蚀的是人的灵魂、社会的细胞,容忍和宽让都是为虎作伥,若大家袖手旁观、不举手反对,恐怕有“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凶险。

反省自我,大半生只溜过两次沟子,一个面对的是我的孙子,他无知嘛,不溜,他就当“夜哭郎”“寻死纳命”地嚎叫、罢饭、甚至自残;另外一个是我家的宠物狗大嘴,我溜达它,主要是因为它老是拿吃屎的办法威胁我,自古就有“狗改不了吃屎”的告诫,我能咋样?我“溜沟子”时低眉下眼、奴颜婢膝是个什么样子,伸出去的舌头有多长,早已忘记了;至于创造出的舒服感是怎么一种味道,只有我孙子和狗知道。

养生资源交流群,学习当下最时尚的养生方法,添加 微信:1670341237  备注:69养生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75971625@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75971625.com/53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