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红烧肉?外婆的红烧肉

外婆的红烧肉?外婆的红烧肉

整个假期,因为躲避新冠病毒肺炎,全中国的人们都猫在家中。对于中国人而言,只要时间富余,烹饪会是大多数人的心头好。不论做得好与不好,更不论是否玉盘珍馐,总是有跃跃欲试的冲动,一部分人也会乐此不疲。我也是这部分人中的一员——为了做好一碟小菜,恨不能掰开大脑,将自己的想象力拿出来重新组合,甚至穷尽所有脑汁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食材。毕竟我千年古国的美食不胜枚举、多如牛毛,其文化更是灿若星河,浩若瀚海。

可是,对于女儿垂涎已久,近乎望眼欲穿的家常红烧肉,我却每每要劳驾母亲来做。母亲曾有过疑惑,我和女儿都坚称是因为她做得更好吃的原因,女儿也每次将她做的红烧肉大快朵颐后连汤汁尽扫而光。此后,她对此深信不疑。

然而,于我而言,吃红烧肉的日子总让我想起她的母亲,我的外婆

当我还是学龄前儿童的时候,大部分的时间都与外婆生活在一起。年纪较轻的时候想其原因,一是因为父母工作忙无暇顾及;二是因为彼时幼托教育欠发达;三是因为我骨子里喜欢外婆村里的河流、树上的麻雀、圈里养的猪和那群总是涕泗流涟的伙伴……那时候,我从夏天到秋天结束都和外婆在一起。

夏天稻谷抽穗到扬花的那一段,田里蛙叫声最响,蛙声此起彼伏,蛐蛐叫叫停停,各家的柴犬也最爱凑热闹,村子里的孩子们在空旷的打谷场上疯跑,夜晚的村子里好不热闹。我跟着一群孩子玩累了,外婆把我洗得干净抹上雪花膏盖上被子。我总是探出头来想看看外婆这只永不停歇的陀螺还要做些什么。只见她坐在床下,用热水仔细擦拭自己的身体,直到清洁爽利。接着打开用皂角洗好后用银发簪挽住的发髻,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她唯一的首饰。一把木梳一遍又一遍地从上到下认真地梳理头发,好像要把每个发根都按摩一回……渐渐地,世界安静下来,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日子每天重复,我很快乐,就是有些馋肉了,和外婆说了好几回我想吃肉,外婆说等收完稻谷给我做红烧肉吃。接下来的日子每天不停问小姨和外婆哪天收稻谷,也总跟着去田里干活,盼着那一天就要收稻谷。期间有一天掉水田里8次,换了9双鞋,都是外婆给我纳鞋底做的绣花鞋。这事一直到我当母亲前还被亲戚们时不时的当做笑话提起来。

不记得等了多久,终于等到外婆要给我做肉吃的那一天,我整天跟出跟进生怕把外婆跟丢了。去集市上买五花肉,外婆讨价还价仍保持她一贯的温和语气,行动却一如风一样,一阵下来没讲几句就成交买下,具体说些什么,我已完全无法回忆,但买的场景印在我脑中,回想起来像是发生在刚才。做饭的时候,我一直站在灶台边垫着脚尖张望,以致招外婆嫌弃,嫌我碍手碍脚不得不赶我走开。不等晚饭的时候我已将口水咽了好几回,早早盛好饭在桌旁坐着等吃肉。看着炖茄子上桌,我忍着没夹,然后是炒土豆、炒青椒、糊辣椒炒豆腐渣和米汤。我急切地问外婆肉呢,外婆温声细语,眼睛笑成一条细线,告诉我吃完饭才做的,那是明天的早饭(因为要做农活和生活拮据的原因,每天只有早晚两餐)。听到这个,我觉得自己像个鼓胀得巨大的气球,快要炸了!外婆说只要我好好吃饭,明天吃了肉就带我去村口炸米花,小姨说,是新米炸的米花呀!再不吃我们就把今晚的新米米汤喝完啦!这个威胁作用显著,我端起米饭,倒上米汤,夹一坨外婆做的腐乳,稀里哗啦一口气吃完,赌气地走开了。

小孩子对于情绪的忘性总是很大,但对于翘首以盼的食物却不然。收洗完我就跟在外婆后面想看看这肉到底是什么肉,怎么要吃完饭才做。外婆让我和她去撸稻壳,说要做红烧肉用,我赶紧屁颠颠地拿个口袋一路小跑跟在后面。外婆瘦小的身材,走起路来却脚下生风,高个的外公也常常要小跑才能追上。撸完稻壳,外婆麻溜地生起火,柴火噼噼啪啪在灶膛里炸响,清脆的响声让人感觉安定和踏实。切成方块五花肉被外婆依次焯水、焙炒出油,炒出的油又炸了花椒、生姜、八角,炸好这些调料后捞起弃掉。接着外婆打开一个藏蓝色的布包,里面是冰糖,小心的拿出几块冰糖放进锅里,锅铲刺啦刺啦翻动几下后,冰糖就被满是香气的油炒得无影无踪,油也变成赤色。这时倒入焙炒过的五花肉,一股辛香混着肉的香味扑鼻而来。我看呆了,嘴巴动了几下,口水咽回去,好想马上就吃。外婆在锅里放了老抽(这是我很多年以后才知道的)、水和系成结的小葱,赤色的汤汁立马在锅里翻滚沸腾。盖上锅盖煮了一阵,外婆把锅里的肉和汤装进一只土坛子,麻溜地用新鲜菜叶子盖住坛口,再用不知啥时候拌好谷壳的红泥封住坛口。接着洗锅、温水,用温好的水把疯跑一天的我又洗得白白净净。所有事情一气呵成,像是流水线上的机器。最后,灶膛里还剩下零星的火星,外婆双手垫上抹布,轻松抬起大锅,铲掉一部分灶膛里的灰烬,将封好的坛子放稳,周围捂上谷壳。被洗得干净清洁的我站在一边,觉得有说不出的满足,外婆说她也要洗干净睡觉了。世界又一天在外婆梳洗中安静下来。

第二天自然是欢愉的。灶膛里的谷壳已经化做灰烬,封坛口的菜叶和泥巴已烤干。坛子打开的刹那,我的感官变得异常纯粹,肉香中混着葱的气息,汤汁红稠明亮。外婆盛了一碗新米饭给我,上面浇盖了汤汁,端在手里,汤汁顺着饭粒缓缓流淌,沾染上的饭粒更加透亮分明。咬一口,肉立马化在嘴里,只剩下香气和汁液,咽下去,肉香顺着呼吸从食道和鼻腔里又出来。年幼的我当下觉得好舒服,好满足,好开心。

很多年过去了,上学、工作、生活,期间吃过很多美味佳肴,尝过许多稀奇古怪,也试着做过许多新鲜想法。每当吃红烧肉的时候,眼前总是浮现外婆瘦小疾走的身影、眉眼和顺的面盘、坚定柔和的话语,仿佛她还坐在床边,认真地清洁身体,仔细地梳理头发。我想是外婆的红烧肉深深浸入了我的身体,淌进了我的脉管。

今天,家里又吃红烧肉,女儿愉快又满足,汤汁拌饭吃了好大一碗。我夹起一块吃了一口,再也不是外婆那碗红烧肉。

养生资源交流群,学习当下最时尚的养生方法,添加 微信:1670341237  备注:69养生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75971625@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75971625.com/9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