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能怀孕生小孩吗,母子能怀孕生小孩吗视频

导语:原生家庭是每一个人的宿命,这种命运,从一开始便已经注定,终其一生,快乐也好,悲伤也罢,我们无法割舍!

自动草稿

01

我爸和妈结婚三年,我妈都没能怀上,等到终于怀上了,俩人以为我是个肿瘤,一心想着要把我做下去。

我们家原来住在一个小山村,离乡上医院15里路,离乡上中学也是15里路,我爸是乡中学教师,我妈是村小学老师。要去乡里,这15里需要翻过一座山,再趟过一条河。山上早年有狼出没,我爷爷曾经骑马赶夜路,被狼追,吓得汗如雨下躲过一劫。

那时候还没有双休日,中学要值班,我爸只能半个月回家住一天。

结婚三年,我妈迟迟怀不上,以为自己不能生养。后来,吃了一个中医的方子,终于怀上,却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因为我妈从来没出现过孕吐或任何不适。长大以后,我常常想:大概那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不被妈妈待见,所以只敢悄无声息地来。

我妈一直说自己肚子里长瘤子了,我爸也深以为然,直到后来,我妈肚子越来越大,我爸请假从学校回家,我妈问为啥提前回来了?我爸回答:我想带你去市里做手术,这瘤子越来越大,不能再长了。

那天晚上,我妈突然感觉肚子里的瘤子动了一下,恍然大悟,说:这可能是个孩子,不是瘤。一瞬间,我爸惊得从炕上跳下来,跑出去找我奶奶报喜去了。

因为是头胎,我妈有点难产,等到了医院,在医生的帮助下,我终于出生了,却没气息,医生为我吸痰,又倒过来拍打,我才哭出声。我妈这时候对我爸说:盼来盼去,我生了个姑娘。我爸看着我,喜滋滋地回答:不要急,有女儿不愁儿子。

自动草稿

02

我妈继续上班,把我扔在我奶奶家,我二伯家有7个孩子,最小的小哥哥和我同岁,二伯和二娘没工作,但只要我妈把我送到我奶奶家,我二娘一定会紧跟着把我小哥哥送过去。整个白天,我在一群孩子中间被扯来扯去。

结果是我的手背被扯出一个桃核大小的筋包,上臂经常脱臼,这件事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这些毛病一直到我七八岁上学以后才好转。胳膊每次脱臼不疼,手背上的筋包,冬天的晚上,我爸在家时,会用烧过火的白酒为我揉搓,后来,那个筋包真的就下去了,再也没出现过。

我妈决定抱着我去学校,不再把我送我奶奶家,是因为有一天下班回来,发现我脸上有一道带血的伤,直到现在,我的脸上依然能看出来,可见当时划得多深。奶奶说我脸上的伤口是她胸前的针不小心划出来的,那时候老人总喜欢把缝衣针别在胸前,下次用起来方便。但我妈怀疑我脸上的伤是我二娘家几个孩子划的,所以决定再也不把我留在家里。

我两岁的时候,我妈把我送到我外婆家,一直到我弟弟出生以后,我妈辞去工作。

我弟出生以后,我妈再也舍不得把他留给我奶奶照看,于是决定辞职,就这样,好好的一份人民教师的工作,因为我弟的出生没了。

那时候还是凭票买细粮,我妈经常趁我去外面玩时,给我弟做白面饼吃,我弟把面饼吃完,一转身就当了叛徒:告诉我他吃白面饼了。

我爸依旧要在学校值班,两个星期回家一次,五间大房,白天黑夜,只有我们娘仨住着。农村的夜里,四夜无人,漆黑一片,尤其冬天的夜,静得吓人。

每晚我妈搂着我弟睡在我和弟弟中间,我睡炕尾,我得到的永远是我妈的后背,每晚熄灯后,我都吓得把自己连头带身子裹进被子里,越害怕耳朵越灵敏,鸡窝里的鸡扑棱一下,我的心也会跟着跳得加快,猫头鹰的叫声就更让人心惊胆战,过不了一会儿,我在被子里就会憋得呼哧呼哧大口喘气、满头大汗,我只能把被子掀开一条缝,让自己能呼吸,同时双眼紧闭,仿佛一睁开眼,就能看到怪物。

七岁那年夏天,我把我们家一个用空的钢笔水瓶子扔在了大门外,大门外的路是石头铺的,玻璃做的钢笔水瓶被摔得七零八落,我弟出去玩时脚趾被玻璃片划了一道口子,哭着跑回家。我妈知道那个瓶子是我扔的,满院子追着打我,我挣脱开以后,一边大哭,一边跑向一墙之隔的奶奶家。爬上墙头的时候,我妈追到我,使劲往下扯我,我奶奶在墙头上抓住我不松手,邻居的小孩子和大婶大娘站在墙头边讲情,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直至今日,那个场景在我脑海中依然如旧。

整个小学期间,我弟的书包每天早晨要挂在我的身上,我们家离小学6里路,需要步行,如果我忘了给我弟带书包,我弟就会空着手去学校。

03

我爸去世那年,我妈44岁,我们靠着我爸单位的遗属补助金度日,我妈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做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一直到我赚钱开始养家、供我弟读大学。

在北京遇到我老公,我婆婆家和我小姨住在一个村子,结婚前,我小姨说她要把我当女儿嫁出去,我妈说我结婚她不回去,我没同意,于是我妈跟着我回去参加了我的出嫁仪式。

我怀孕时,我弟妹也怀孕,我俩快生娃时,我妈和我弟吵架,我妈骂我弟妹说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弟的,我弟气得彻底和我妈决裂,夜里我妈给我老公打电话,让我老公去接她,这一接,我妈一直在我家住到了现在。

有一天我去医院产检,医生说孩子还没入盆,当天中午,我回到家,蹲下身削土豆皮准备给自己和我妈做午饭时,发现见红了。我妈后来说,她一直不做饭是想让我多活动,这句话真假只有我妈自己知道。

我在医院住了五天四夜,夜夜我老公一个人守着我和孩子,孩子脐带没剪好,疼得一直哭,有一天夜里,孩子大哭不止,我老公又困又累睡得人事不醒,没办法我抱着孩子下床溜达。天快亮时,我双腿如同拔在冰窖里一样,疼得我眼泪哗哗流,我老公坐在床边一直给我搓腿。

我儿子上幼儿园,我开始上班,下班时,哪怕我回家晚了五分钟,我妈电话立即打过来,说孩子找我,又哭了,弄得我下班比谁跑得都快,夜里孩子睡下,我开始给孩子洗衣服,洗好衣服后,还要完成单位剩下的工作。那一年,累得我落下一个病:崩漏!

这毛病一直跟到现在,有一年,我长期失血不止,每天脚踩棉花似的上班,开车时两只手一直在抖,医生说我严重心肌缺血。后来在医院工作的三年,医院组织献血,我从来没参加过,因为我一直处于贫血状态。

04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妈和我弟弟一家的矛盾渐渐消散,但她依然不喜欢住我弟家,在她心里,儿子永远都好,儿媳妇永远都不好,我帮我弟妹说句公道话,我妈就骂我:看她老了,我心向着我弟妹,早晚我会遭报应,她要把我们对她的不好写个传单漫天发放。

我受不了我妈买菜总是买一堆,吃不了再扔,她的理由是便宜,所以要多买。后来我干脆不让我妈买菜,我是真怕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就会出现一堆腐烂的菜啊。

住进楼房20年,我妈依然没有进屋换鞋的习惯,她的鞋永远放在自己卧室床下,为这事我们吵过无数次,依然没用,总之我妈进屋一定要穿鞋在屋里把自己手里的东西放妥当,才去换上拖鞋。我儿子小时满地爬,我每天最头疼的事是擦地。

最近几年,每天凌晨三四点钟,我妈就睡醒了。醒了便开始玩手机,无数次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被手机声吵醒,我神经衰弱,夜里醒了再也睡不着,睡眠不够的后果是白天头疼不止。

孩子中考时,无论孩子在不在家,无论什么时候,我妈都会随时拿出手机听歌刷视频,我为她买过各种耳机、耳麦,我妈怎么也不肯戴,她说带着那东西不舒服。

夜里手机也有不响的时候,那时候我妈多半是在整理衣柜,她的衣服都用塑料带一层又一层包着,寂静的凌晨,传来塑料袋子的声响,我便知道再也不要指望这一夜还能睡个好觉。

有一天夜里,我妈去卫生间,我被吵醒,白天的时候我说自己被吵醒没睡好,从此,我妈到处宣扬我夜里不让她上厕所。

我的家里,所有我妈用的柜子,都被她钉上锁鼻子,放上一把锁,哪怕新买的柜子也不能幸免。其实柜子里只有衣服和她喜欢看的书。

自动草稿

我妈吃饭不喜欢大鱼大肉,但挑剔,有一段时间,她不喜欢吃青菜,每天吃自己制的咸菜,导致便秘,夜里疼得不行,我只能去药店买开塞露,亲手给她上上,她才顺利排便,当时我心里超级无奈,明明不应该发生的事,早就说多吃点青菜为啥不肯听。

我做的饭十次有九次,她说不爱吃,不是嫌弃做硬了,就是嫌弃太油腻,要么就说剩的米饭糖粉太高。上顿我做了米饭她说想吃面条,下顿我蒸了馒头,她说想吃小米。结果只能是她自己下厨房去做,我永远无法猜到我做的哪一餐是我妈喜欢的,但我做饭永远有她那一份,她不吃的后果就是我基本每天都在吃剩饭剩菜。

我妈做完饭,厨房的灶台里就像被打劫一样,她永远不会顺手把灶台擦干净,弄得我每天都要无数次收拾厨房,这个过程中,我的态度真心不好,好不起来。

我表哥为此找我谈话,总结起来就是我对我妈不好。不好就不好呗,我从来不是我妈心中的好女儿。你不和老人住在一起,你妈也不用你伺候,你怎么能体会长期与老人住在一起的感受呢?我后来总结了一下,所有站在道德至高点指责我的人,无论年轻的、还是年老的,他们有些没有长期和老人住在一起,有些和老人住在一起,房子是老人买、生活费是老人出、下一代是老人在养并照顾、家务是老人在做,年轻人当然能做到每天回家面带微笑,敢不笑自己过日子试试去。

我们家卫生间有一个废水桶,洗衣服时,我习惯最后一盆清水倒进水桶用来洗拖布。我妈经常把那个桶装满,我一遍又一遍告诉她不要装满水,装满了往马桶里倒时,我拎不动桶。经过无数次争执,我妈终于不再往那个桶倒水了,但我却不知道。以至再一次发现桶里水满了的时候,引发一场战争。

当时,我又忍不住说:为啥又把这桶装满水了呢,不是说别装满吗?我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妈立即开始撒泼:不是我倒的水,你成天这么挑我毛病,不怕遭报应吗?然后,不得好死之类的话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全出来了,我妈骂到最后,开始重复说:那水不是我倒的,是鬼倒进去的。

一瞬间我明白,桶里的水应该是我儿子倒进去的,这不就是变相咒骂我儿子吗,我心里的火一下就起来了,冲口而出:愿意骂人出去骂,别在我家里骂人。

05

我和我妈的矛盾暂时止于我妈膝盖受伤以后,她行动不便。

快到年三十的一天夜里,我清楚的听到我妈唉哟一声,带着困惑,我起床走出卧室,一眼看到我妈半跪在卫生间前,我扶起她以后,她正常如厕,谁都没有在意,这次跌倒会伤到膝盖。

临近春节,我妈的腿行动越来越不方便,后来发展到每天上厕所,都需要有人扶着才能去,每天吃饭时我会把饭分在餐盘里,帮她端到床上去。我妈年轻时候有风湿性关节炎,所以这时候,我们依然以为腿疼是老毛病,这期间,我给她买了理疗灯、风湿贴,每天她会定时烤电,腿疼时好时坏。

大年初三,我妈依然不能下地走路,我和老公决定带她去医院,我老公把我妈背下楼,开车带到医院,磁共振结果有点严重,看片子的医生说,那天夜里跌倒,伤到了膝盖,新伤旧伤,一起发作,所以导致老人的腿一直好不起来。

自动草稿

经过一个多月的吃药、理疗、外敷,我妈的腿已经好了很多,现在,室内行动已经没有问题。

这场病,彻底改变了我们母女的关系,我妈时时刻刻需要人照顾,吃饭、喝水、上厕所都离不开别人帮助,我做饭她也不挑食了,厨房里再也不会每天像被打劫一样狼狈。母女关系空前和谐,我妈开始到处宣扬我算是个孝女。

最好的修道场不在佛门净地,而在生活里,心理学中有一种说法“原生家庭是每一个人的宿命,这种命运,从一开始便已经注定。”生命的历程从一个叫做家的地方开始,谁都无法选择父母,快乐也好,失望也罢,那里承载了一个人成长中的喜怒哀乐与亲情,这一生,我们无法割舍。不被母亲爱护的童年,让我在我妈面前,有一颗坚硬的心,直到我妈行动不便,我才意识到:我妈已经是一个老人。

母女一场,对于我来说,这是一场修练,我和我妈未来的日子,会变成什么样?如果在我妈的腿好起来以后,我能对她的各种坏习惯和折腾装瞎到视而不见,或作聋如双耳失聪,那么,我们的关系应该会变得更好。人生不易,今生是亲人更不易,一个人的快乐应该掌控在自己手里,而不是记忆里,对于未来,我只想说,且行且修行!

养生资源交流群,学习当下最时尚的养生方法,添加 微信:1670341237  备注:69养生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75971625@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75971625.com/10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