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件里的小人物(六:前戏)

11号,今天是冬交会布场的最后一天,一大早,小岚就被闹钟叫醒,其实今天他们这些不是自己单租展位而是跟市县团参展的企业,下午到会场就可以,上午展位搭建肯定完成不了,不过早点去呢,可以抢个好位置,小岚无心于此,他们的产品,主要销路并不在这次展会上。但是小岚仍然早早起床,每年的冬交会都会跟着很多论坛,有的论坛会比开幕式早一天开始,也就是今天就开始了,她准备上午去找一两个论坛去听一下,下午再去现场布场。

手机上很多祝贺短信,小岚一一回复,内容不外是:“荣誉是集体的,我只是作为参与者,没有让自己没有让大家失望而已。感谢关注,请继续支持我们”之类的。回复完,又看到参赛微信群里,有人发出了昨天晚上所有参赛选手现场的视频,她打开看了两遍,将视频转发到自己的文件传输助手,又转发到公司同事群里,扔下手机,洗涮出门。

大事件里的小人物(六:前戏)

只是一个美丽的分隔线

小芳的姑姑家在海口,她一大早就接到电话,说宴会所在的酒店现在回复说拒绝提供大家所需要的加工厨具,也就是说,需要各参展单位自己做好自己送过去。

她赶紧爬起来,跑去菜市场买各种配料,鸡用政府指定的养殖基地的,上午杀完,大概中午左右送到,她先把配料准备好,下午起火烹制。听说这是每年冬交会海南省最高规格的政府集体接待,一般副省长或者副书记会出席,各市县领导,各大参展商、重要嘉宾都会到,小芳又紧张又兴奋,自己的手艺可以登大雅之堂了?一般这个招待会的布局是自助餐,前面全是由酒店准备的食材,应该是按标准定做的,比较丰盛,后半部分,全部是海南本土特色农产品的试吃,也就是小芳他们要参加的部分,懂行的人,一般都对五星级酒店那种温吞暧昧的保守口味没啥兴趣,都会直奔本地特色美食这部分来。五星级酒店的厨师要求的是稳,不能出错;特色美食追求的是奇,是让人食髓知味、手不停箸,完全是不同的套路。

小芳准备做三种口味,一种白切,传统的海南吃法,突出食材本味,这个蘸料很重要,估计自己弄的不如酒店的精致,只希望食材取胜吧;一种辣子鸡块,这个配料多,尤其对辣椒的要求高,挑来挑去买了一大包;一种五指毛桃香鸡,这是她最近新琢磨出来的,先卤后烤,功序复杂,但是在店里销售,食客反响特别好。

大事件里的小人物(六:前戏)

我只是美丽的分隔线

丽丽醒得比较晚,昨天晚上和眼镜男陈立出去宵夜,喝了一点酒,早上醒来,有点头晕,揉揉眼睛,发现同屋的女孩不在,床铺整整齐齐,一看就是昨晚没睡过的样子,呵。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互不干涉就好。

摸出手机,上面一堆眼镜男的微信:

“亲爱的,你把我灌醉了。”

“不会还没起吧,懒猪猪。”

等等。

丽丽有点迟钝,自己和他这么熟了吗?不是只吃了一次饭吗?昨天的宵夜,典型的东北饭局,一开始三四个人,后来越吃人越多,每个人都呼朋唤友,这种饭局上经常上演的桥段就是失散多年的老友,会被朋友的朋友拉来,然后莫名相逢。不过这也让丽丽轻松了不少,她更担心那种只有两个人的宵夜。

“?”心里想着,丽丽就随手发了一个问号过去,然后马上就后悔了,因为电话马上响了起来。

“丽丽亲爱的,快起来,去喝早茶。”这眼镜男是脑子糊涂了没睡醒吗?宵夜结束的时候他还蛮清醒的啊,难道昨晚结束了他又去开第二场了,现在在说胡话?

“不去,一会儿收拾一下得去展会。”丽丽刚刚睡醒,声音软软糯糯,杀伤力极大。

“那也要吃饭的嘛,先来吃饭喽,乖。”

丽丽对他这种自来熟觉得心里有点腻歪,突然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真的不行,忙完了再联系吧,88.”不由分说挂断电话。这就是丽丽至今单身的原因,她外表看上去是软妹子,骨子里,却有一股刚劲;当然也有美女的自觉的骄傲,不迁就别人。

洗涮完,从洗手间出来,同屋的阿峥也回来了,阿峥名字像男生,但是人长的很婉约,最妙的是那双丹凤眼,一般情况下都是春风抚面、西子捧心的样子,她俩在集团归属不同的分公司,所以不是很熟,点头之交而已;这次出差同住一屋,丽丽凭直觉总觉得这个女孩子不简单。此刻她就呆呆地坐在床前,眼神迷离中似乎还有一点点凶狠。

下午三点来钟,丽丽和阿峥一起来到本单位的展馆,他们也是跟随市县的展位,只是比较大一些,丽丽根据之前开会定好的布局,将刚刚运到展位上的宣传材料、展品归堆整理出来,先放在它们各自的位置上,再发挥巧手功能,或平铺或直叙或码堆,转变处再堆一个小灯塔,总之就是尽可能把它们摆放的漂亮一些。阿峥一直厌厌的样子,没什么精神,手下干起活来颠三倒四的,还经常走神,丽丽默默干活没干预,他们来的人多,分工明确,分到她俩手上的活本来就这么点,也不累,无所谓。

只是等她终于把这些展品摆弄满意了,一抬头,阿峥不见了,发微信也不回,丽丽想了一下,又发了一个微信说自己先回酒店了,就拎着包打道回府,谁成想,在门口远远看到一男一女在左手边的停车场那里吵的很凶,离得太远,听不清在吵什么,看身形,那女的,是阿峥,那男的嘛,应该是他们集团下属二级企业的一个副总,人称隔壁阿三,很多女同事说起这个人,态度暖昧。看清楚了人,丽丽的心动了一下,这个男的,据说风评不太好,爱泡妞爱找小姐,难道……也不一定,毕竟是同事,应该没事儿。丽丽赶紧低头拐弯从另外一个出口走了,本来她也不走那个方向,现在更不想让俩人看到自己目睹了他们的尴尬。

晚上眼镜男又来纠缠,叫她出来吃饭,丽丽突然觉得没意思,微信也懒得回,手机扔到一边,拿着PAD追剧,耗过了一晚上。十点多,看到眼镜男在朋友圈晒大餐照片,现在不论男女点菜都喜欢让朋友圈先吃,这都是什么毛病。不过自己偶尔也会晒一些精致的甜点,丽丽哂笑完别人,又暗自不齿了一下自己,偷偷吐了一下舌头。

以前,大刚也是经常带自己去各种交际,呼朋唤友,自己以为是他在宣示主权,谁知道他是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师太说:“很多事情,大凡美得不像真的,那就不是真的。”

“你就当是人生的一种经历,虽然结局很痛,但是过程仍然是美丽的,尤其在你本心来讲,是灿烂的,没有阴影的,阴影是别人强加给你的,记住这个教训就好了,不用否定自己。”海南的闺蜜中唯一一个知道这个事情的小岚这样说。

大事件里的小人物(六:前戏)

我只是美丽的分隔线

小岚上午随便找了一个讲自贸港政策的论坛去听了一会儿,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也到了会场,她们随市县馆参展,没有独立展馆,所以,一切都是政府部门安排好,他们只要及时把展品带到摆好就行了,到三亚馆,工人还在做最后的调整和卫生打扫,好多灰,小岚拿出口罩戴上,转了一圈,问清楚自己的展位位置,位置并不好,但是她也无所谓,毕竟她们公司的生意,不指着在这里现场卖多少货,她此行最重要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也就没有仗着和工作人员的交情讨要更好一点的位置,她把展品放在展位下面的柜子里,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四处溜达起来。

同在三亚馆,丽丽他们的展位已经弄好了,保洁人员正在清扫地面,灰很大,看来明天早上还得自己擦一遍展品。

小芳这会儿肯定在忙着晚上的招待晚宴,而且,她的展位也不在这个展馆,在外面长廊上的美食节那部分,这样也好,她这种实体店小生意,参加这种最实惠。

向右转,再走几步,她看到一堆人穿的油光水滑,在琼中展馆靠门口的一个独立展位前忙活,这个展位位置不错,很醒目,一般是给本地最出彩的产品或者关系比较好的企业留的。嗬,那个背对着自己站着的肤白貌美大长腿的(背对着你怎么看出貌美的?姿态姿态,一看那身体姿态就是美女啦),可不就是阿秋。

大事件里的小人物(六:前戏)

我只是美丽的分隔线

一个看上去有点虚胖的矮个秃顶中年男人,操着一口地道的海南普通话:“阿秋,那就这样说好了,明天早上,小黎经理和林林八点钟到,把展品带进来,摆好,领导巡馆不就九点来钟嘛,应该来得及。”

“邢总,这样只怕不太好,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是前一天就会把所有的东西准备好,而且第二天是早上六点半就开始放参展单位工作人员进场了,晚一些,领导入场前,会封馆,就进不来人了。”阿秋背对着小岚,看不清楚阿秋此刻的表情,不过听那口气,又脆又快,是有些焦燥的。

那男人旁边站着一位白衣长裙长卷发的女生,看样子也就二十四五岁,不算丑,只是细眉细眼,眼角还带着一丝刻薄,正娇娇地说:“秋经理,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再说了,如果今天晚上把展品摆好,万一晚上丢了,算谁的啊?算你的吗?你承担责任吗?”语调千回百转,虽然普通话照样不咋标准,但是这嗲嗲的语气,像是受过专业训练,这个应该有当声优的潜质,小岚暗笑。

阿秋明显涵养功夫不够,当下就有点怒了:“每个展位下面都有小柜子,可以把展品放小柜子里,丢不了,这么多展位这么多厂家,谁偷你那两瓶酒。再说了,如果明天因为你们没有及时完成布展,不能在八点半之前把货摆上,你承担责任吗?”

“切,这么凶干嘛?秋姐姐,女人脾气这么大,会变丑的。”小姑娘明显并不把阿秋放在眼里,当然也没把阿秋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在那扭来扭去,偶尔还会蹭到那个男人的胳膊,场面,有那么一丢丢香艳。

“好了好了,阿秋,这样,你看小黎家里孩子小,着急回去,反正他们今天下午过来也没带着展品,这样吧,明天八点前他们肯定赶到会场,八点半之前把展品摆好,好不好?都别再吵了。”那个小个子男人赶忙圆场,感觉这个人在公司职位应该是比阿秋高,但是,这说话的样子,一直在和稀泥,听着怪怪的。

阿秋一如既往地快人快语:“好的,邢总,那就这样,反正是您分管销售,我们综合部只是配合,您说了算。”站在阿秋斜对面那个穿紫色连衣裙体态显为丰满的女孩一直没说话,只是侧着脸,从头到尾没有看白衣小美女一眼,很是排斥。

一行人又啰嗦了几句,两女一男晃悠着离开,阿秋横眉怒目地转过身,还没收拾好表情,就看到小岚笑盈盈地站在不远处。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阿秋半是惊喜半是嗔怪,走过来挽住小岚的胳膊:“走吧,我们去喝咖啡吃冰淇淋,姑奶奶一肚子火,申请吃哈根达斯”。

“好,哈根达斯,坐我的车去,我开车来的。”

“好的,富婆。”

“你才是真正的富婆。”小岚捏了捏阿秋的小粉脸:“那个,我猜是你们二老板吧?”

“是啊是啊,讨厌死了,一群混蛋。”阿秋就是这么直率。

“那个小美女是你们二老板的……”

“新宠,本来他们下午应该把产品拉过来,可以摆好,也可以放在小柜子里明天早上再来摆好;人家倒好,没拉来,放在公司,说怕丢了,莫名其妙。而且,那个小黎更过分,还要赶回琼中,说是家里孩子小,不能在外面过夜。这有一点工作的状态吗?还有,我们那个邢总,自己分管销售,一点也不上心,还帮着他们说话。你说,我们这个破公司,这七八年也不知道怎么混下来的,一天到晚都是这种事儿,竟然还不倒闭,还能赚到钱。”

“你们的产品大方向是对的,本身品质不错,口感也很好,在市场上有一定的知名度,也就有了一定的竞争力,他们这么折腾,顶多也就是内耗大一些,让公司利润少一些而已,不影响大局。”

“这种民企我真的是受够了,这样斗来斗去,公司利润少了,只怕他们老板个人兜里的利润没少多少。不对,那是因为他们不算总账,如果算算总账,肯定个人兜里的利润最终也是少了的。”

那是当然,公司整体利润受影响,分到各股东身上的分红肯定也就打折扣了,只是,这些人只怕不想这么复杂的事情,先当下痛快了再说。毕竟当下的痛快是个人的,长远的利益,是所有股东的。这就是中国许多民营企业很难做大的原因之一吧。

“那个穿白衣服的是林林?那个略矮一点的穿紫色裙子的是小黎?林林是新人上位?”小岚不是不八卦。

“是的,这个老邢一向如此。这种老男人,估计在女人面前的吸引力,也就假公济私这么点了。好像他一开始是想搞小黎,可是小黎滑不留手,而且工作能力也不错,所以他不敢强求,怕惹急了小黎真走了。然后,这个林林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好像是老邢在外面打球还是喝酒认识的,然后空降而来。”阿秋作为公司资深综合部负责人,这点小事儿,自有人做耳报神。“你说这个女人又不漂亮,就是年轻点而已,平时也惯不会做人,在部门拿腔拿调的,仗着自己有后台,从来也不把同事们放在眼里,除了年轻一无是处。”阿秋还在愤愤不平。

“你们那二老板长的更差,像个发芽土豆。”小岚也有刻薄的时候。矮矮胖胖,还一脸菜色,可不就是一个坏掉的土豆?

俩人哈哈大笑着走到了停车场,也远远看到一对男女在争执,联想到刚才的话题,俩人又是一阵狂笑:“你说是我们之前傻,还是海南这种事情多?怎么感觉这里的男女关系比北京复杂很多?”小岚很不解。

阿秋倒是见怪不怪:“哪里都一样,只是你一向不关注这些事情,而且北京的环境呢,相对宽松一些,可选择的生活方式多一些,只要你不愿意,也没有人强迫你,这里嘛,生活密度大一些,空间小一些,很多事情,看上去就成了集中体现。再加上,你这不是有我嘛,所以很多事情你看懂了,原来你是小傻瓜,看不懂,哈哈。”

“再加上这可能是美女的特权,像我这样的老女人,没福份参与这样的大戏的;所以我们什么也不懂,正常。”打击完小岚,阿秋很快乐,笑哈哈地坐上副驾驶,呼喊着往哈根达斯奔去。小岚顺着阿秋的话延伸出来的这点感慨,只得到阿秋一句“算你有自知之明”的评价。

大事件里的小人物(六:前戏)

我只是美丽的分隔线

晚上六点,小芳把做好的食物搬上车,六点半,赶到了万豪宴会厅门口,宴会已经开始,省委领导正在台上致欢迎辞,迟到了,满身香汗的小芳也很无奈,三个品类,她一个人做,实在是手忙脚乱;门口安保人员一大堆,小芳看着西装革履衣香鬓影的宴会厅,突然觉得自己一身从厨房里带出来的汗味,很不合时宜,心里想着,脚上的步子就有点要退缩的意思,正好这个时候,儋州参赛的代表和省农业厅的人已经在门口等着,看到她,二话没说,就一起帮她把东西搬到餐台前,现场协调清出一块场地,摆上她的产品。

这个时候,领导的致辞也结束了,在领导请大家吃好喝好的声音中,来自全国的贵宾和客商三四百人,端着盘子开始在宴会厅走来走去,小芳喘着粗气还没来得及和周围摊位的人寒喧两句,更没来得及把自己碎了一地的自信收拾起来,辣子鸡丁就被一扫而空,十分钟后,五指毛桃鸡也空了,二十分钟后,白斩鸡也空了,做少了?还是手艺太好?小芳傻在当场;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人,递了一张名片给小芳,“这个鸡,可以做成即售即食的真空包装的吗?”“能吧,”小芳手忙脚乱地接过名片,结结巴巴地说:“没做过,但是可以尝试一下,不过需要试验一下能存放几天。”

“试验完后给我打电话,这个品质很好。白切鸡很香,那个五指毛桃鸡,比内地的扒鸡,要好吃很多。”男人看了小芳一眼,示意她仔细看一下名片。

哇,中国供销总社,看来渠道不错啊,小芳兴奋了一小会儿:“我肯定和您联系,请您多关照”。

“如果可以,到时候咱们做成全国配送的预制菜,尝试一下。”男人带无框眼镜,神采奕奕,看着很智慧。

“太好了,我努力,我试验好了给您打电话。”小芳忙不迭地说。

送走大神,小芳碎片似的自信心自动回笼,她开心地继续收拾桌面,还剩几个鸡瓜子,几块胸骨架,“这个不要扔,给我打包吧。”一个拿着餐盘的女人站在小芳面前:“我拿回去炖汤,你的鸡很好吃。”小芳点点头,问隔壁餐台要了打包袋,帮她打包。

“我刚刚从德国回来,我觉得你这个鸡比德国的好吃。”女人瘦瘦的,在欧洲,算是小鸟依人?厉害厉害。

“谢谢您,加个微信吧,想吃的时候呼叫我。”

“好啊好啊,我一定要帮你把这个鸡卖到欧洲去。”女人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很是灵活,这让一向朴实的小芳感觉不太适应。

“这个农产品出口是有些麻烦的吧?”小芳模模糊糊好像听人说过:“你们有归国人员联谊会啥的,如果有机会,帮我推荐吧。”

“这个没问题,如果有品鉴会,也叫你参加。”

“好的好的。”免费品尝是小芳做惯的营销手段,她不在意这一点点得失,舍得舍得,先舍后得是不是?

陆续有很多人过来和小芳攀谈,最后连本市的领导也过来和小芳打招呼,小芳觉得自己这一天的忙活真是太值了,胸腔快被满满的希望给撑破了。

大事件里的小人物(六:前戏)

我是美丽的未完待续符

养生资源交流群,学习当下最时尚的养生方法,添加 微信:1670341237  备注:69养生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75971625@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75971625.com/8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