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上死啥意思(腹上死百科)

第51章

比如像现在,温柔地抱住哭着钻进自己怀里的他。

  两人在一起的感觉太妙了,让他无比满足,并庆幸可以如此。这样他就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宰英用身体表达着他内心复杂的情绪。离全部倾注还远,宰英还有好多东西想要展示给他看。

  无力的眼皮眨了几下,露出一半他那双黑色的瞳孔。刚刚四目相对,他们又不约而同地找到彼此的嘴唇开始接吻。嘴唇分离之时,尚宇闭着眼睛翻身到一边。

  “还以为要死了,不是也存在腹上死嘛。”(注:以下是百度百科解释:腹上死是指男女在发生性关系时,男性突然死亡(猝死),法医学上称为“腹上死”。造成“腹上死”的原因很多,如:如软组织受损造成动脉栓塞或者肺部感染等)

  快感尚未消退,尚宇缓慢动着眼皮,他忽视了一件事情。宰英亲吻着他湿漉漉的额头,又用手背擦去了尚宇脸上和下巴上的汗。

  “当然不能死,我还没结束呢。”

  “我没力气了,今天到此为止吧。”

  “到此为止这个毛线,现在才开始啊。”

  宰英脱掉了脏兮兮的裤子和袜子,再把贴在了皮肤上的衬衫也脱下来扔掉,尚宇之前的过程中把下面那几个扣子全拽了下来,脱下来完全不费力气。

  “诱惑了我就得负责任。”

  “……行吧!”

  宰英的兴奋感依然原封不动地保留着,此时已经顾不上怜香惜玉。尚宇彻底没了方才的余裕,喊出声来。

  “尚宇呀。”

  “呃,怎么了。”

  “现在……在想什么呢?”

  “张……宰英……人性……的丧失……”

  “还……有理性呐……那可不行。”

  预感这个夜晚会变得很漫长。

  10.一天不做爱就无法忍受。

  「一天还是可以忍的。」

  11.无法战胜性欲而去寻找性工作者。

  「不可能的嘛,而且是犯法的。」

  12.对变态型性爱有较强的冲动。

  「……」

  「变态型」的标准太模糊了,说不上是也说不上不是。尚宇不得不把这题空着继续做剩下的题。20道题里有10道以上是肯定答案的话就算是性瘾者,完美符合的问题只有5道的话,就只剩下「有较强性欲并一定程度影响日常生活」的结果。

  「所以不是性瘾者。」

  最近一直随时随地发情还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精神病。做这么个简单的自我测试,结果如果太极端他也不会承认的,不过幸好结果正常。

  把手机放进包里,昨天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跟对方在实技室里一起工作着突然欲火焚身所以提出早回家,在车里两个人隔衣擦火后本来想就此分开,在公寓前的互相开玩笑升级为争斗接着又莫名其妙地接吻,所以就上了楼到家里,澡也没洗直接干柴烈火,从一个姿势换到另一个姿势一直做到凌晨才睡,也正因如此导致尚宇今天的嵌入式系统课差点迟到

  「有什么要求要提的啊,尚宇呀,说话都没有宾语。」

  宰英总是变幻莫测,时而沉默时而温柔时而又暴躁。虽然选出哪个更好很难,但他觉得为此而费心也不值得。昨天玩笑开得过分,生气地朝宰英扑过去的时候手不小心撞到床上的眼镜,半夜准备睡觉的时候才发现镜框已经碎成两半。问宰英价格他也不回答。

  尚宇托腮陷入了思考中,他耍嘴皮子的脸实在是想揍一顿,但却忽然想起了那张脸露出性感表情时候的样子,这时教室门突然被打开。

  “嚯,嚯,对不起!学长!”

  映入眼帘的男生正上气不接下气地跟他说话,尚宇这才意识到现在自己正在会议室里等人过来讨论小组作业。看时间是迟到了7分钟,自己正想别的事情也没反应过来。

  “对,对不起!骑自行车过来结果摔了一跤,我知道这是借口,我应该早点出门的……”

  不像是在撒谎,T恤的袖口下露出来的手肘皮被蹭破,还有积血。

  “疼的话先去医务室看看吧。”

  “嗯?没有……没事的。”

  男同学在尚宇对面坐下,用手背擦着汗。尚宇看向早就打开的笔记本,拿起自动铅笔。

  “那我们开始讨论。发表主题选凹算法,如果不满意可以提出替代方案。”

  “稍……等一下。”

  他慌忙从书包里掏出皱了的纸和笔,并在纸中间写下大大的「凹算法」。

  “没给多长时间啊,选这个题不会太难了吗?我是想着用ATM机这种程度的……”

  “那个太简单了不可能拿到高分。用凹算法吧。”

  “……好,请继续说。”

  算法课的迷你项目二人小组发表作业,虽然有个组员在,尚宇对他也没报什么希望,打算自己一个人搞定。

  “通过程序来展现可以加分的,你知道的吧?”

  “不会要搞这个吧?”

  “还用问吗?”

  “啊……感觉好难……还得先从做棋盘开始。嗯……有计划吗?”

  “棋盘初值用阵列来体现,按照棋子大小来分布其他的值,每次换执方就沿对角线分出两种,横向和纵向两次检索。处理3*3棋局稍微难一些……”

  尚宇注意到男同学的表情后补充道。

  “我看着办。”

  “那我做什么呢?”

  “我把程序编完后,你按照动态计划法来对焦,整理流程。性能优化之后应该可以作为递归函数调用,必须要图表的。周日晚上零点前我把程序写好发给你,你把邮箱地址给我。”

  男同学在尚宇说话的时候快速在纸上做笔记,接着又撕下一张纸写上邮箱地址用双手递给了尚宇。

  “我编程没法像学长这么厉害,但我会好好负责分析整理和发表的。”

  可以相信他吗。尚宇本要带着疑虑看过去又打消,他不好好做的话自己一个人完成就行。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自己负责内容和男生的内容,还剩下一个角色——发表资料制作。

  “PPT交给我吧。”

  尚宇颇有自信地说,他虽没有美术天赋,但还是自认为熟悉 PPT 的制作方法。在资料制作一栏写下自己的名字后,这次会议就没有什么需要商定的事情了。收起自动铅笔芯,把笔放进笔袋,再把笔袋跟笔记本一起塞进书包里,正准备起身的时候男生叫了他一声。

  “那个……尚宇学长。”

  “嗯?”

  全程表情僵硬地坐着的他忽然笑了起来。

  “谢谢您今天不计较。”

  “什么意思?”

  “数据结构课上跟您也是一个组的,那时我迟到了三分钟您就直接走了然后一个人做完了作业……还记得吗?我结果拿了D然后重修了……啊,不是到现在还在埋怨的意思。”

  「这小子,有前科啊。」

  尚宇皱起眉头,这世界上时间观念跟张宰英一个德行的人原来这么多的吗。

  “我以为这次您也会直接走人的……看您还在都震惊了。”

  “……”

  “是因为过了几年吗……气氛跟那时候完全不一样呢。”

  这家伙说着尚宇理解不了的话弯下腰鞠躬道别。

  “我会努力学习好好干的。”

  “噢,行吧。”

  尚宇没什么好说的,敷衍地回答了一下便离开会议室。

  从图书馆出来,5月末的毒辣阳光倾泻在黑色的帽子上。尚宇琢磨着男生的话走向实技室。上数据结构课的那个学期在三年前,那时候居然只是因为组员迟到而拒绝沟通,自己当年那么严格的吗。

  「气氛跟那时候完全不一样呢。」

  这句话好像听烂了,这样一来应该说的是事实。换句话说,尚宇现在确实不会以迟到一点点时间为理由而拒绝见对方。要是一直坚持这项原则,那永远也不会遇见张宰英。

  不知不觉走到了熟悉的艺术学院门前,沿着楼梯走到三楼推开第四扇门走了进去。

  “秋社长大驾光临了呀。”

  宰英问候道,眼睛没有从手机上挪开,他正靠着椅背把双腿翘在桌面上打游戏。身上穿的是蓝色衬衫和黑色长裤,虽不是正装,在尚宇看来却像是要去什么重要场合似的正式。听到效果音而朝他走过去,刚靠近宰英他便伸出手揽过尚宇的腰到自己身边。

  “怎么样?”

  “比想象的好玩多了,是我们做的没错吧?”

  宰英正用编着辫子穿着毛衣的游牧人楚楚玩测试版本,扔手榴弹开辟道路再用步枪抓稍慢些的敌人,就这样一直往前进。尚宇安静地看了一会儿说。

  “手榴弹伤害得调整。”

  “没错,太作弊了。”

  “效果音还比较适配。”

  “做的好。还有我找到两个bug,设置好陷阱不移动只换武器会闪退,这个和status那里制剂状态一起确认下,没法往旁边走。”

  “第一个bug我知道,第二个我再确认下。”

  尚宇正要回去自己的座位,方才慢慢摸着自己屁股的手再次抓住了他的腰,尚宇为了不摔倒而抓住宰英的肩膀直起身子,才发现他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嘴唇之间隔了差点要碰到的距离,宰英垂下眼帘看了一眼尚宇的双唇,再次抬眼对上尚宇的视线。

  “呀。”

  “怎么了?”

  “不想我吗?”

  他极小声地低语。

  “今天早上还在一块不是。”

  “又有什么关系。”

  尚宇想跟他说明一件事,射精后 24 小时内再次产生性欲是有问题的,但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跟他亲上了。毕竟是无法拒绝的甜蜜行为,最近比吃饭更频繁的事件。宰英的手伸到了尚宇的衬衫里面乱摸了一阵子后开始扯了几下他的内裤边。嘴唇分离之时,宰英视线朝下看去。

  “穿了新内裤啊,可以看看不?”

  “内裤不是穿给别人看的衣服。”

  “是想看才买给你的。”

  尚宇直接无视了他的无理取闹,后退了几步回到自己座位上。

  “学长拿走了我四条内裤,我只能穿新的。算我拜托你了还给我吧。”

  “为什么不穿别的?”

  “现在衣服还够用,没有必要穿新的。”

  “下次去你家我要全带走。”

  又在胡言乱语。尚宇放好电脑等开机的时候宰英又说。

  “明天开始不去兼职了?周五、周六、周天,刚好可以出去玩个三天两夜。”

  这还是一起做项目的人吗,看他一脸悠闲的样子就来气。

  “你怎么总想着玩?最近工作计划都推迟多少了?”

  尚宇移动椅子到贴着桌子的墙边,指着上面贴在墙上的图表。

  跟宰英约定好的时间还剩两个月,最后一个月的任务是开发方面的测试和平台方审查,也就是说所有的技能展现和修bug工作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而这之中再去掉QA以及beta测试时间,只剩下一周了。现在停掉兼职,再去掉学习和睡觉时间剩下来工作的时间虽长了些,尚宇依然感到焦虑。

  “再说我还有专业课,3周之后是期末考试周。这周末之前还有个给小组展示用的程序要写。”

  “知道啦。那先推迟旅行,今天跟我去个地方吧。”

  “你到底听进去了吗?没时间了。”

  “我就是这个意思啊。”

  宰英似乎还是不能好好理解尚宇话的意思。尚宇认为至少还是得了解一下去处,表面上漠不关心地问道。

  “去哪里?”

  “之前说过的工作室,做了几个sample,要去听吗?”

  “音效方面全权交给学长了,你去就行。”

  宰英在音乐方面颇为上心。在网上搜索了各种各样的sample来尝试,线下也通过熟人找了一番。现在说的工作室就是一个玩乐队的朋友介绍的,虽成立还不到一年成绩没得到验证,但听说非常有实力。

  “你好,社长。对,没错。昨天发过来的sample很喜欢所以想当面拜访讨论一下。是的,啊,什么时候都可以?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对,不是我自己一个人,跟合伙人一起去。您把地址发给我吧,大概30分钟后到。”

  宰英自作主张说带上尚宇随后便挂了电话,尚宇即使有安排好的事情也乖乖关了电脑收起线。其实派他一个人去就可以,尚宇却因为比较满意他对自己的称呼而决定一起过去。东西收拾好放进书包里,背上书包后宰英便贴过来勾肩搭背。

养生资源交流群,学习当下最时尚的养生方法,添加 微信:1670341237  备注:69养生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75971625@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75971625.com/1187.html